首页 > 正文
做拉皮手术有没有风险,北京一般蛋白线提升能维持多久,v脸提升多久才有效果

北京面部提升紧致多少钱,北京克拉v脸提升好吗,玫瑰蛋白线可以维持多久,脸部下垂的肉怎么治疗,蛋白线面部埋线提升原理,皮肤松弛做个拉皮多少钱,激光做后皮肤会松弛吗,北京专业整形美容医院,脸部皮肤下垂有什么自疗办法,北京面部提升失败修复选

  原标题:深圳养鸟人卖珍稀鹦鹉获刑案二审开庭,专家将出庭发表意见

  深圳宝安区石岩镇一个出租屋三楼里,散乱摆放了四辆自行车,一旁堆叠着几个空落落的铁笼。

  “这里曾是鹦鹉的天堂,每天都在屋子里四处飞。”任盼盼说。如今,这些鹦鹉已不在笼中,而她的丈夫王鹏已身陷囹圄。

  11月6日上午10时,王鹏案将在深圳中院二审开庭。

  32岁的江西九江人王鹏偶然养起了鹦鹉,2016年4月他卖了6只给朋友谢某,结果两人都被抓。一审法院认定,其中2只是受国际公约和法律保护的小金太阳鹦鹉。王鹏因此被定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获刑五年。随后,他提出上诉。

任盼盼整理出租屋内的鸟笼,笼内曾经饲养的四十多只鹦鹉都被司法机关收缴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

  王鹏最早和鹦鹉结缘,是在2014年。

  那一年,受到经济危机影响,王鹏和任盼盼所在的机械制造厂也销量大减。原本忙碌的生活,变得清闲起来。

  当年4月的一天,王鹏的同事在工厂的厂房附近捡到了一只鹦鹉,几天后同事把这只鹦鹉送给了王鹏。很快,他了解到,那只鹦鹉俗称“小太阳”,是一种变种鹦鹉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或许和鹦鹉就是段孽缘。以前忙起来肯定没时间,就是闲着,开始有空倒腾鹦鹉了。”11月5日,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任盼盼摇了摇头。

  为了让鹦鹉不寂寞,2014年5月,王鹏花280元买了一只雌性鹦鹉和捡到的这只鹦鹉作伴。同年10月,王鹏和任盼盼结婚。

  自从有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除了工作,其他时间都投入到了鹦鹉上。迷上养鹦鹉的王鹏,自己上网查养殖知识,加入养鹦鹉的网络群组,常跟鸟友交流经验。潜行研究一年,他从一个门外汉,成了半个鹦鹉饲养专家。

  “以前还是男女朋友,他养鸟我管的少,还觉得有点小生活、小情调。”任盼盼说。后来结婚后,两人没少因为鹦鹉的事情吵架。

  任盼盼说,王鹏真是养鹦鹉养入迷了,鹦鹉孵出了幼鸟,晚上时间必须用特制的针管进行奶粉喂养,他每天一折腾就是一两个小时。

  2015年11月,王鹏和任盼盼的儿子宝儿出生。“那时候,我半夜起来喂儿子,他半夜起来喂鹦鹉。”任盼盼说。或许受孕期抑郁影响,两人因为养鹦鹉的事情发生的争吵也更多起来。

  有一次夜里两点,有只鹦鹉难产,他就自己打了车赶到东莞,找到当地的兽医,让帮忙接生。再赶回深圳,已经是上午时间。“他是个真心爱鹦鹉的人。”任盼盼说,家人后来劝她,不要把男人管太严,“他又不出去乱花钱,养鸟不算不良嗜好。”

  没想到,这两只鹦鹉繁殖速度惊人,一年多就繁殖出40多只。

  

  除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还养了其他品种。据公诉机关指控,2015年2月,王鹏在网上看到有人出售灰鹦鹉,便与对方约定好,以4200元的价格购得一只灰鹦鹉。该鹦鹉经鉴定学名为非洲灰鹦鹉,被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  任盼盼说,当时之所以卖鹦鹉,是因为孩子被查出先天性巨结肠症,需要跑医院治,“每天去医院早出晚归,愁死我们了,根本无暇再照顾鹦鹉。”王鹏决定出手将鹦鹉转让给有养殖经验的朋友。

  一审法院认定,2016年4月,王鹏以每只500元的价格,卖给谢某6只鹦鹉。其中有2只自己繁殖的“小太阳”鹦鹉和4只玄凤鹦鹉。

  事发后,警方还从王鹏家查获45只鹦鹉,经鉴定分别是35只小太阳鹦鹉(人工变异种),9只和尚鹦鹉、1只非洲灰鹦鹉,均在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寓》附录二。

  最终,法院认定,王鹏贩卖2只“小太阳”鹦鹉证据充分,另查获的45只被保护鹦鹉待售,属犯罪未遂。3月30日,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  “听到判决那一刻,我是又悲又气。”一边是还在病中嗷嗷待哺的儿子,另一边是身陷囹圄的丈夫,任盼盼感觉“天要塌了”,瘫坐在地板,脑袋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任盼盼和儿子小宝在深圳宝安区的出租屋内,小宝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爸爸了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二审辩护律师徐昕告诉澎湃新闻,检方在二审前补充了大量证据,增加了36本卷宗,同时邀请了南京森林警察学院的专家,将出庭发表专家意见。同时,辩护律师也做了充分准备,将为其作无罪辩护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深圳养鸟人卖珍稀鹦鹉获刑案二审开庭,专家将出庭发表意见

  深圳宝安区石岩镇一个出租屋三楼里,散乱摆放了四辆自行车,一旁堆叠着几个空落落的铁笼。

  “这里曾是鹦鹉的天堂,每天都在屋子里四处飞。”任盼盼说。如今,这些鹦鹉已不在笼中,而她的丈夫王鹏已身陷囹圄。

  11月6日上午10时,王鹏案将在深圳中院二审开庭。

  32岁的江西九江人王鹏偶然养起了鹦鹉,2016年4月他卖了6只给朋友谢某,结果两人都被抓。一审法院认定,其中2只是受国际公约和法律保护的小金太阳鹦鹉。王鹏因此被定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获刑五年。随后,他提出上诉。

任盼盼整理出租屋内的鸟笼,笼内曾经饲养的四十多只鹦鹉都被司法机关收缴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

  王鹏最早和鹦鹉结缘,是在2014年。

  那一年,受到经济危机影响,王鹏和任盼盼所在的机械制造厂也销量大减。原本忙碌的生活,变得清闲起来。

  当年4月的一天,王鹏的同事在工厂的厂房附近捡到了一只鹦鹉,几天后同事把这只鹦鹉送给了王鹏。很快,他了解到,那只鹦鹉俗称“小太阳”,是一种变种鹦鹉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或许和鹦鹉就是段孽缘。以前忙起来肯定没时间,就是闲着,开始有空倒腾鹦鹉了。”11月5日,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任盼盼摇了摇头。

  为了让鹦鹉不寂寞,2014年5月,王鹏花280元买了一只雌性鹦鹉和捡到的这只鹦鹉作伴。同年10月,王鹏和任盼盼结婚。

  自从有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除了工作,其他时间都投入到了鹦鹉上。迷上养鹦鹉的王鹏,自己上网查养殖知识,加入养鹦鹉的网络群组,常跟鸟友交流经验。潜行研究一年,他从一个门外汉,成了半个鹦鹉饲养专家。

  “以前还是男女朋友,他养鸟我管的少,还觉得有点小生活、小情调。”任盼盼说。后来结婚后,两人没少因为鹦鹉的事情吵架。

  任盼盼说,王鹏真是养鹦鹉养入迷了,鹦鹉孵出了幼鸟,晚上时间必须用特制的针管进行奶粉喂养,他每天一折腾就是一两个小时。

  2015年11月,王鹏和任盼盼的儿子宝儿出生。“那时候,我半夜起来喂儿子,他半夜起来喂鹦鹉。”任盼盼说。或许受孕期抑郁影响,两人因为养鹦鹉的事情发生的争吵也更多起来。

  有一次夜里两点,有只鹦鹉难产,他就自己打了车赶到东莞,找到当地的兽医,让帮忙接生。再赶回深圳,已经是上午时间。“他是个真心爱鹦鹉的人。”任盼盼说,家人后来劝她,不要把男人管太严,“他又不出去乱花钱,养鸟不算不良嗜好。”

  没想到,这两只鹦鹉繁殖速度惊人,一年多就繁殖出40多只。

  

  除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还养了其他品种。据公诉机关指控,2015年2月,王鹏在网上看到有人出售灰鹦鹉,便与对方约定好,以4200元的价格购得一只灰鹦鹉。该鹦鹉经鉴定学名为非洲灰鹦鹉,被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  任盼盼说,当时之所以卖鹦鹉,是因为孩子被查出先天性巨结肠症,需要跑医院治,“每天去医院早出晚归,愁死我们了,根本无暇再照顾鹦鹉。”王鹏决定出手将鹦鹉转让给有养殖经验的朋友。

  一审法院认定,2016年4月,王鹏以每只500元的价格,卖给谢某6只鹦鹉。其中有2只自己繁殖的“小太阳”鹦鹉和4只玄凤鹦鹉。

  事发后,警方还从王鹏家查获45只鹦鹉,经鉴定分别是35只小太阳鹦鹉(人工变异种),9只和尚鹦鹉、1只非洲灰鹦鹉,均在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寓》附录二。

  最终,法院认定,王鹏贩卖2只“小太阳”鹦鹉证据充分,另查获的45只被保护鹦鹉待售,属犯罪未遂。3月30日,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  “听到判决那一刻,我是又悲又气。”一边是还在病中嗷嗷待哺的儿子,另一边是身陷囹圄的丈夫,任盼盼感觉“天要塌了”,瘫坐在地板,脑袋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任盼盼和儿子小宝在深圳宝安区的出租屋内,小宝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爸爸了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二审辩护律师徐昕告诉澎湃新闻,检方在二审前补充了大量证据,增加了36本卷宗,同时邀请了南京森林警察学院的专家,将出庭发表专家意见。同时,辩护律师也做了充分准备,将为其作无罪辩护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深圳养鸟人卖珍稀鹦鹉获刑案二审开庭,专家将出庭发表意见

  深圳宝安区石岩镇一个出租屋三楼里,散乱摆放了四辆自行车,一旁堆叠着几个空落落的铁笼。

  “这里曾是鹦鹉的天堂,每天都在屋子里四处飞。”任盼盼说。如今,这些鹦鹉已不在笼中,而她的丈夫王鹏已身陷囹圄。

  11月6日上午10时,王鹏案将在深圳中院二审开庭。

  32岁的江西九江人王鹏偶然养起了鹦鹉,2016年4月他卖了6只给朋友谢某,结果两人都被抓。一审法院认定,其中2只是受国际公约和法律保护的小金太阳鹦鹉。王鹏因此被定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获刑五年。随后,他提出上诉。

任盼盼整理出租屋内的鸟笼,笼内曾经饲养的四十多只鹦鹉都被司法机关收缴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

  王鹏最早和鹦鹉结缘,是在2014年。

  那一年,受到经济危机影响,王鹏和任盼盼所在的机械制造厂也销量大减。原本忙碌的生活,变得清闲起来。

  当年4月的一天,王鹏的同事在工厂的厂房附近捡到了一只鹦鹉,几天后同事把这只鹦鹉送给了王鹏。很快,他了解到,那只鹦鹉俗称“小太阳”,是一种变种鹦鹉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或许和鹦鹉就是段孽缘。以前忙起来肯定没时间,就是闲着,开始有空倒腾鹦鹉了。”11月5日,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任盼盼摇了摇头。

  为了让鹦鹉不寂寞,2014年5月,王鹏花280元买了一只雌性鹦鹉和捡到的这只鹦鹉作伴。同年10月,王鹏和任盼盼结婚。

  自从有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除了工作,其他时间都投入到了鹦鹉上。迷上养鹦鹉的王鹏,自己上网查养殖知识,加入养鹦鹉的网络群组,常跟鸟友交流经验。潜行研究一年,他从一个门外汉,成了半个鹦鹉饲养专家。

  “以前还是男女朋友,他养鸟我管的少,还觉得有点小生活、小情调。”任盼盼说。后来结婚后,两人没少因为鹦鹉的事情吵架。

  任盼盼说,王鹏真是养鹦鹉养入迷了,鹦鹉孵出了幼鸟,晚上时间必须用特制的针管进行奶粉喂养,他每天一折腾就是一两个小时。

  2015年11月,王鹏和任盼盼的儿子宝儿出生。“那时候,我半夜起来喂儿子,他半夜起来喂鹦鹉。”任盼盼说。或许受孕期抑郁影响,两人因为养鹦鹉的事情发生的争吵也更多起来。

  有一次夜里两点,有只鹦鹉难产,他就自己打了车赶到东莞,找到当地的兽医,让帮忙接生。再赶回深圳,已经是上午时间。“他是个真心爱鹦鹉的人。”任盼盼说,家人后来劝她,不要把男人管太严,“他又不出去乱花钱,养鸟不算不良嗜好。”

  没想到,这两只鹦鹉繁殖速度惊人,一年多就繁殖出40多只。

  

  除了“小太阳”,王鹏还养了其他品种。据公诉机关指控,2015年2月,王鹏在网上看到有人出售灰鹦鹉,便与对方约定好,以4200元的价格购得一只灰鹦鹉。该鹦鹉经鉴定学名为非洲灰鹦鹉,被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  任盼盼说,当时之所以卖鹦鹉,是因为孩子被查出先天性巨结肠症,需要跑医院治,“每天去医院早出晚归,愁死我们了,根本无暇再照顾鹦鹉。”王鹏决定出手将鹦鹉转让给有养殖经验的朋友。

  一审法院认定,2016年4月,王鹏以每只500元的价格,卖给谢某6只鹦鹉。其中有2只自己繁殖的“小太阳”鹦鹉和4只玄凤鹦鹉。

  事发后,警方还从王鹏家查获45只鹦鹉,经鉴定分别是35只小太阳鹦鹉(人工变异种),9只和尚鹦鹉、1只非洲灰鹦鹉,均在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寓》附录二。

  最终,法院认定,王鹏贩卖2只“小太阳”鹦鹉证据充分,另查获的45只被保护鹦鹉待售,属犯罪未遂。3月30日,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  “听到判决那一刻,我是又悲又气。”一边是还在病中嗷嗷待哺的儿子,另一边是身陷囹圄的丈夫,任盼盼感觉“天要塌了”,瘫坐在地板,脑袋一片空白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任盼盼和儿子小宝在深圳宝安区的出租屋内,小宝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爸爸了。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

  二审辩护律师徐昕告诉澎湃新闻,检方在二审前补充了大量证据,增加了36本卷宗,同时邀请了南京森林警察学院的专家,将出庭发表专家意见。同时,辩护律师也做了充分准备,将为其作无罪辩护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埋线线雕可以维持多长时间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